最强三叉戟变利物浦哀痛 克洛普亲手绑架了本身

2019-08-21 00:00:00 | 作者:

他们很强,但他们让利物浦很为难

他们很强,但他们让利物浦很为难

  利物浦击败切尔西夺得欧洲超等杯,拿到一座沉甸甸的冠军。然而,本场角逐利物浦的挣扎也袒暴露一个庞大的问题——萨拉赫、马内和菲尔米诺的超强三叉戟,成为利物浦的幸福,也成了利物浦的哀痛。

  连年来,蕉城教育,萨拉赫、马内和菲尔米诺构成的利物浦锋线已经成为整个足坛最精彩的锋线组合之一,这3名前锋已经合计为利物浦打进199粒进球(萨拉赫107场角逐打进72球;马内124场打进61球;菲尔米诺191场打进66球),且进球数、进球本领远超其他球员。

  在整体运转的适配性上,这三人构成的三叉戟也堪称“铁三角”,三小我私家各有分工,缺一不行:萨拉赫长于禁区四周的突击本领和终结本领,最后一过、最后一传、最后一射都是顶级,利物浦队内无人能出其右;马内擅长纵向突击,包围范畴大,攻击力极强,打击不似萨拉赫纷繁巨大,更突显简明有效;菲尔米诺则在组织、梳理上颇有心得,可以大幅度后撤参加攻守转换,兼具优秀的射门本领。

  三人的特点各不沟通,令三叉戟的分工相助紧密有效,却也使得三人“谁也离不开谁”。少了萨拉赫的武艺和射术,利物浦缺少一份犀利;少了马内的攻击力和纵向冲锤,利物浦就失了一些霸道;少了菲尔米诺的梳理和润滑,利物浦就缺乏一些层次。

首发进场的张伯伦表示惨不忍睹

首发进场的张伯伦表示惨不忍睹

  这样的问题,也在欧洲超等杯的角逐中获得了浮现。上半场,克洛普派出萨拉赫、马内出任首发,而他们的首发搭档,则是客串左边锋(原为中场/左边卫)的张伯伦,这样的布置令张伯伦无所适从,他无法同萨拉赫、马内相呼应,萨拉赫、马内也失去了熟悉的“伪九号”的支持。上半场,张伯伦0射门、0过人、13次传球、21次触球均为利物浦最低。利物浦也陷入缺乏层次、打击不畅的困境。

最强三叉戟变利物浦伤心 克洛普亲手绑架了自己

三叉戟同时在场时,利物浦锋线运转流通,各司其职,一度扳平、逆转比分

三叉戟同时在场时,利物浦锋线运转流通,各司其职,一度扳平、逆转比分

  但当下半场一开始,克洛普用菲尔米诺换下张伯伦后,利物浦的打击瞬间获得了改进。在菲尔米诺的支持下,萨拉赫同马内迅速找到了熟悉的打击套路,几回制造威胁,菲尔米诺也在两位搭档打开排场后多次攻击切尔西的球门。在这三人同时在场时,利物浦由马内打进2球,一度扳平、反超比分。

奥里吉的4次触球都是在边路的游弋,缺乏威胁

奥里吉的4次触球都是在边路的游弋,缺乏威胁

马内包围范畴更大,纵深威胁更强

马内包围范畴更大,纵深威胁更强

  但在克洛普用奥里吉换下马内后,利物浦的锋线又失去了均衡。打满全场的萨拉赫体能下降,菲尔米诺一如既往地回撤、梳理,但奥里吉并不具备马内那种攻击禁区的本领,只能时常游弋在左路边路,缺乏中路打破插上的威胁,利物浦的进攻性又被减弱了。

  这种锋线搭档的非凡性和排他性,让利物浦在无法同时派上三叉戟时的进攻力大打折扣,也让利物浦的锋线引援阁下为难:买进实力前锋,可否进入首发,可否替代三叉戟的感化,可否融入三叉戟的运转,还是个未知数;买进实力前锋后,假如持久地坐在替补席上,是否挥霍转会资金,酿成多此一举的难过,也不得而知。

  而假如只顾面前,拼命利用三叉戟,利物浦却恐怕难以渡过一个赛季数十场角逐的多线作战强度,赛季末争夺各项锦标时,不免力有未逮。

  如此看来,萨拉赫、马内和菲尔米诺的三叉戟实力虽强,但也忧患重重,克洛普是会提前冲破这种无奈的均衡,进入厘革的阵痛期,还是恪守此刻乐成的理念,逐步寻找破解之道呢?或者只有他本身才气给出谜底了。

声明:本文由入驻作者编辑撰写,除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

相关新闻